咨询电话:400-007-9000
取消
我命由我不由天
发布时间:2021-04-25 18:08  文章来源: 凯时最新官方APPe洞察   作者:王石   点击:次

文 /   王石,万科集团创始人、董事会名誉主席

来源:凯时最新官方APPe洞察(ID:chnstonewx)

本文根据基石资本创新之道——国家与企业的未来2021中国企业家峰会王石先生同名主题演讲整理

 

4月23日,由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和基石资本联合主办的中国企业家峰会:“创新之道——国家与企业的未来”在深圳南山成功举办,万科集团创始人、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王石在峰会上发表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有机会和大家交流疫情之后我的一些感想。恰好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我给大家介绍两套我读过的书。一套是日本女作家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再一套是英国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汤因比的《历史研究》。

01

读过的书:《罗马人的故事》和《历史研究》

很多意大利人和其他文化的人对《罗马人的故事》不以为然,认为一个东亚人,还是一名女性,有什么资格写罗马人的故事。但对我来讲,这本书很容易地引起共鸣。更有意思的是盐野七生研究的罗马史不仅按照已经成熟的、非常系统的学术体系研究,也不仅根据我们亚洲人的视角,还从跨学科的不同领域重新解读历史,让人耳目一新。比如她开始就提到当中华帝国修长城的时候,罗马人在修大路,所以有一句话叫“条条大路通罗马”。她说我无意评价罗马人修大路和中华帝国修长城的历史影响。只是从技术的角度,当年罗马修大路,要把它做深,要先铺不同的石材,最后才是石板,这样的路实际上到上世纪70年代,很多的地段还在用,只是后来的高速公路取代了罗马大道。而长城,我们现在看到的嘉峪关长城,基本上都是土堆子。真正留存到现在的,时间最长的是明长城,到现在也就六七百年的事情,真正保存完整的非常少,基本都坍塌了,可是罗马大路两千多年了还在用。

这是从一个全新的视角讲罗马的故事。这本书还提出论材质,罗马人远不如迦太基,就是现在的北非,他们控制了海上线路非常容易赚钱;论孔武有力,他们远不如高卢人,就是现在的法国。就是这样一个在很多方面都不如其他民族的民族,最后统治了欧亚大陆,成为罗马帝国。

作者认为罗马人是一个工程师,工程师是这个民族的特性,罗马的大路是把它当做工程技术一样一条一条修的。再比如在攻打一个城市的时候,如果要过河,其他民族一般来讲是造船,但罗马人造桥,为什么?造桥讲工艺,尽管知道过去了再回来桥会被烧掉,但还是要造桥。造桥需要跨越很大的空间,如果没有采用一种非常轻的火山灰的材料修建穹顶,是绝对不可能的,所谓的火山灰,就是现代的水泥。作者用特殊的、现代的、学术的一些成果重新解读历史,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当然作者也比较了日本和罗马在制度、文化等方面的差异,给我很深的启发。

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对中华历史的解读非常有意思。他说历史上很多的文明,比如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古印度、古巴比伦等文明都消失了,而中华文明为什么能一直延续下来。他认为第一个条件是中华帝国的封闭,东面、南面被海洋包围,整个北部是西伯利亚这样寒冷的冻土地带,根本不适应人类生存,而西部是喜马拉雅山,我们所谓的丝绸之路实际上是沙漠地带。另一个条件是游牧民族和农业文明之间的互相交织,互相融合,这给中华文明注入了新鲜的野蛮血液,让这个民族繁衍,兴盛,到现在还能传承下去。需要说明的是汤因比在1975年就去世了,那时中国还没有改革开放。中国在世界的文明中,它的不侵略性和平性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是我的理解。

02

疫情之后的思考

我今天分享的题目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主要包含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我作为个人主义的个人;第二层含义是我们,可以理解成团队,也可以理解一个国家,也可以理解一个民族。我想从这样一个假定来谈谈疫情发生之后,我的一些感受。

1.“老子就是不服周”

武汉封城的时候我在北京,第二天我就给武汉万科的物业老总打电话,说要对我们在武汉万科二十三万业主负责任,一起渡过难关。我当时认为武汉封了,尽管疫情的情况并不是明朗,但是2003年的非典,我是亲力亲为过的。我相信武汉是一定会战胜的,没有问题的。我当时还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一定能战胜冠状病毒。

当时武汉物业公司的老总很感动,过了一会他又电话给我,说:“主席,你能不能把你刚才那话用视频来再说一遍,我们好好鼓励下武汉万科员工?”我说可以,完了录了个视频发过去。应该说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我是第一个说的,有视频为证。

为什么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呢?因为追溯到2008,那年中国南部的一些地区发生了冰雪灾,导致很多城市的出入交通瘫痪,甚至被封城,这个封不是主动封城,只是因为水断了,电断了,道路不通了,就成了被封的城市了。而武汉虽然也遭受冰灾,但是一切处理得很及时,万科的物业更是让我感到特别自豪。我当时表扬了物业老总,没想到物业的老总说:不是我们提前跟进的,是当地街道办事处这样要求的,要求我们备水,备口粮等等。这让我感到很好奇,发生冰雪灾,城市处理得井井有条是政府要求的。晚餐的时候跟区委书记唐明权说到,我说没想到咱们区政府这边要求得这么好,没想到唐书记淡淡地一笑说:这算什么,我们武汉有一个非常系统的防水指挥部,这种冰灾对我们来讲太容易处理了。我当时真地对武汉刮目相看。历史上武汉经历过很多的大灾大难都挺了过来,我当时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

武汉人有一句口头禅叫做“老子就是不服周”,这句话来自荆楚时期,楚国屡屡与周朝抗衡,并进入中原称霸,表达的是不服输的精神。

经历了疫情,不仅仅是武汉,我们在面对未来,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上,在国际上,在高科技上,在国际上,是不是也应该有那一股“老子就是不服周”的精神,从那种大封闭中走出来,那应该是我们的姿态、韧劲、不服气,万众一心的表达与呈现。

现在是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四十年,我们实现了在国际上可以平等地去交流,尽管在一些方面与西方的差距还很大,但是我们这个民族,我们悠久的传统走到今天,当我们在对外交流时,应该注意理解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这与我们中国人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我觉得在本质上可能都是一样的。不过也有不同?其中的一个差别是,我们东方更多的讲和平主义,共同繁荣,而西方的文化是在上帝的绝对权威影响下,实际上其中是一种好斗,是一种挑衅,这个是有差别的。

2.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差异

我是60岁去西方学习,借鉴拥抱西方文化,重新认知自己的文化和文明,这个过程中我有很多感慨。我发现像在哈佛这样西方的最高学府之一,那里的本科生很热情地选修中国传统文化,让我感觉非常非常意外。我是满腔热情地拥抱西方文明,学习西方文明,没想到在那种学术重镇,很多本科生选修中国传统文化。

我离开哈佛的时候,选修这门课的有八百多名学生。哈佛本科生的课有六七十个人在听就算是大课了,上百人就非常少了。我们都知道学生有的时候就是冲着某位大咖的名字去的,我相信不仅中国人有这个偏好,人类都有这种偏好。但是讲中国传统哲学课的老师,不是美国人,也不是中国人,也没有中国背景,而是一个加拿大的记者,一位中年学者,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能成为一个非常热门的选修课?我想因为中国在当今国际上的表现,按西方的传统逻辑没法解释,所以他们需要认识这个民族文化中独特的地方。

从我个人的体会来讲,中国的传统文化讲公共利益,叫做天下为公。汶川地震的时候,全国人民去支援。这次新冠疫情,武汉封城,西藏都派医生来,我们知道西藏、青海、新疆是边区地区,经济相对来讲比较落后,但是真正的灾难发生之后,全国各地都来支持,这就是中国的一个特色。

中国的这种万众一心,面对未来,关心弱势群体,这是中国传统的东西。比如面对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美国签字,中国签字,正因为中美签字,整个全人类面对气候变化才能往前走,但是川普上台之后,撕毁协议,我们中国依然是非常明确的态度,继续承担责任,这是中国面对未来的一个社会责任。从大的方向上来看,未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会扮演重要角色。

而深圳大湾区,作为未来改革开放的示范区、标杆区,这也是从改革开放走过来的一种姿态,一种自我的认知,对未来的一种期许。

3.疫情加速了技术变革与运用

去年疫情爆发以后,我大年三十就出国了。去年我统计了一下,因为去了两次日本,两次韩国、以色列,美国,导致我回国强制隔离的天数是73天,不包含居家自我隔离的。我不知道在深圳有没有比我隔离天数更多的人。

我这里想说明什么呢?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因为疫情,因为隔离而使空间上有所限制。在互联网时代,即使隔离也不影响办公、交流,创业、签商业合同,这个是我想说的第一点,这也是我想表达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种文化、一个角度的理解。

在我的整个隔离期间,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受到阻碍。当然现在疫苗出来了,很多人在议论灭活好,还是最新的比较好,我个人觉得都不错。实际上从方向上来讲,我个人的理解是打,毫不犹豫地打,打比不打风险小,这是人类面临疫情之后一两年的心态,一定要对自己有基本认知,知道自己的局限性。

疫情的发生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疫情之后,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那是因为疫情带来了这些变化,还是疫情只不过是把原来的变化用催化剂让它变化得更快,比如说互联网、AI,由于这次疫情,实现了加速发展,甚至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抢眼。这种汹涌,这种势不可挡。

还有比如无人驾驶汽车,我个人的理解它并不是对交通的便利的根本性变革,只不过是把现在的很多技术集中在一起而已。我认为自动驾驶汽车上主要是两项技术,一个是识别技术,第二个是识别之后的算法,比如发现有人要横穿马路,我是停下来,还是放缓的,还是规避,还是直走。

这种技术未来也好像可以用在房地产行业上,尤其是在房地产的物业管理上。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用识别系统来识别,就是判辩这个人是在走马路,还是他已经过去了,这样的技术,在老年社区、小区、家里都应该能用上。这样小孩不会碰到一些危险的东西,老人也可能不会跌倒了没人知道,那时再做这事就太简单了。

实际上现在敏感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物业管理公司,比如像万科现在的一些物业管理系统就是和大量的认证的AI科技公司来合作。现在万科物业在这方面已经投入非常非常大的力量,这个力量不是研发,而是应用,这些变化都是疫情来了之后得到加速推进的。

03

我退休后做的三件事

再说说我自己,我自己退休之后做了几件事情,第一个是成立了一个乡村发展公益慈善基金会,组成一个百人团,包括50名企业家,50名社会知名人士,探究如何振兴农村的教育。为什么做农村教育呢?我作为农村的公益扶贫者做了20年,用一句话来简单概括就是曾国藩在上奏的折子上讲,说为什么太平天国打仗是屡败屡战。

我在农村扶贫20年,没有什么成果,但还是在做,我得出的结论是,要搞好农村还是应该从教育入手,这样农业的项目才能往前走,要想成功,必须亲力亲为,必须一心一意。即使亲力亲为,一心一意都不一定成功,更何况像我这样三心二意的。

怎么叫三心二意呢?自己三心二意,怎么能把项目搞好呢?所以就是屡败屡战,本身投入的精力不够。

第一心,是投入精力做好乡村振兴项目。现在做教育就是组织资源,运用组织的资源去做,我和延安大学合作建设了农业政策研究院与农业商业技术学院,确定了搞教育就是在大城市,这个和传统的做法不一样。为什么要在大城市搞农业教育?其实大城市都有郊区,大城市也有农业,包括咱们深圳,北京海淀都有农业,海淀有三万亩山地,一万亩农田。农业未来一定是科技农业,现代化农业,所以要选择大城市。

我们想既然是要振兴农村,过去叫扶贫点,现在叫振兴点,每个城市都有振兴点,在大城市的农业当中培养人,不是农村人,是城里人,先培养他们再对口支援农村。比如我们知道有一位非常网红的前县委书记叫陈行甲,他本身就是公益基金的成员之一,现在来深圳做公益,全心全意到大城市,通过培养城里的人才,再针对性地振兴对口农村,去创业。

第二心是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我在2009年参加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之后,每年都参加。原来计划要建立中国馆,过去是没有的,因为疫情没有建成。今年是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举行气候大会,我将在大会上代表中国的一千万家企业表明在未来的碳中和领域,中国的企业会怎么做,这是我做的第二件事。

第三心是如何振兴大运河文化。我觉得面对未来,大运河文化更能反映出中华民族对外交流包容的文化。如果说长城是一种自卫文化的话,那运河文化可以说是一种网络的、包容的、交流的、开拓的文化。未来我要把运河文化作为商业上的文化元素做大健康背景下的运动和健康。什么叫大健康背景?大健康背景就是地球健康、环境健康、人类健康,在这个大背景下来做运动健康。

借这个机会,我也宣布,2021年,70岁的我开始正式创业,做大健康背景下的运动饮食健康。作为创业项目,关照地球健康、自然健康。我们中国将来一定是城乡一体化的健康,让我们拥有丰富健康的生活。在这里我开创一个新的创业品牌,叫运动健康。

谢谢各位!

(文字整理/编辑 薛冬霞)

自媒体
备案信息
京ICP备10009731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域名信息备案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921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备案
电话
400-007-9000
010-82659965
010-82873036
地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8号中钢国际广场A座6层
邮编:100081
E-mail: service@chdsgs.com
知识中心: : 邮箱登陆
Copyright @chdsgs.com All Right Reserved.